爆杀小叮当

关注前的注意事项♂
这里是仁丸爆尾寺♣
丸井文太的女朋友↑
这辈子也不会从网王黑篮家教毕业
高尾和成是白月光
bl bg gl都吃
可能有整理癖但是特别懒

目前会有产出的 板车组/立海大相关/狱寺中心/爆右及爆豪派阀/佐樱

请假条

我们家猫身体出了一点状况,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写东西了。
真的很抱歉,又鸽了。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便签了

你应该学会自己写东西了

…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ntr…虽然吃起来基本没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写还是有一点困难啊…

中秋摸完真爆的短片,童星出道实力派演员真x横空出世天才型偶像爆

姑且,是个鸽王

【我英】瞎写

今年4月26号的时候,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看见你和切岛两个人冲出去砍向那团黑雾,你那一下是没炸到黑雾,炸到我心上了。

我就那样拿着同学的手机孜孜不倦的看,全然忘记了自己【早就热血番毕业】【无聊死都不看】的言论

我喜欢你。

喜欢你爆炸的金发,赤红的眼睛,粉色的牙龈还有大白牙,你的肩,你的腰,你的胸肌,你的小腿,你的脚踝,尤其是你的手。锻炼和爆破让它变得很厚实,不是很大但是让人安心。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也不会分析,我只是喜欢你,靠着本能喜欢你。你的爆炸,安静,坚强,脆弱。你的泪水欢笑,你的失败胜利。你的骄傲,你的自尊心。

我总觉得你应该是个顺风顺水的天才。淤泥事件,室内训练USJ事件,运动会,职场体验,期末考试,林间合宿,神野事件,零时执照,夜战,补习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你过得不顺心。想看见你放肆大笑,就像国中的时候。

你太过优秀了。

你不是光,是太阳啊。

被敌联抓走时你说憧憬欧鲁迈特胜利的身影,夜战你问自己的憧憬是不是错了。爆炸和飞扬的尘土,满眼都是你的伤痕,痛苦和泪水。

你会成长,这些事情根本难不倒你,但是我心里好痛啊,是窒息的感觉。

我是仁丸爆尾寺,可以叫我丸丸啦爆爆啦阿尾阿寺什么的,开心就好。(请给我起专属昵称嗷) 这是一个自我介绍←可以点进去看看,没有惊喜。觉得麻烦的话就不用看了,这个人目前我英绝赞中,偶尔掉落板车组。

请来日我的lof(不要脸

码的文可以去合集找找,大概有这些
【我英】出胜/切爆/轰爆/物爆/all爆/路人爆
【黑篮】板车
【网王】立海大相关
【火影】佐樱
比较喜欢写段子和改点沙雕图

【出胜/路人爆】黄色废料『by my troth』


*敌久
*没开起来的车
*学习和夜战使我身心俱疲,拿脑洞混更了dbq

国中的时候绿谷偶然看见了爆豪被前辈们摁在器材室的横木上强/暴的场景,害怕而不知所措的绿谷却在爆豪的喘息和前辈们侮/辱/性的语言中兴奋了起来,他假装去叫老师实际上躲在角落里看着那些前辈们落荒而逃。

绿谷走进器材室,爆豪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失去了意识,他被放在地上,背后倚靠着横箱,粘稠的液体给水泥地染了色。绿谷费力的抱起了爆豪,用餐巾纸给他做了简单的清理。绿谷隐隐明白如果爆豪知道自己这幅样子被人发现的崩溃,所以他只是给爆豪穿上了整理之后仍然皱巴巴的校服。

爆豪恢复意识的时候器材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后来绿谷在国中毕业那一天失踪了,再后来爆豪成为了英雄。

在某一次的巡逻中爆豪被当年的前辈们盯上了,他们决定故技重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爆豪还是中了招,他被拖到了小巷子的深处,眼看着糟糕的事情就要再次发生……

成为敌人的绿谷从巷口走了进来,他拍着手看着错愕的前辈们。

最终绿谷抱着爆豪从巷口走出来了,脸上带着小时候得到欧鲁迈特娃娃的灿烂笑容,他讲爆豪的脑袋凑到嘴巴说了什么。

脚底下的血/脚/印慢慢变淡了,绿谷说。

“这次我有好好保护你的。”

-fin

『黄色废料』目前看来可能会发展成一个小系列,如题就是各种黄色废料(•౪• ),用来堆各种不知道会不会扩写的r级脑洞,一上学脑子里就只有这些东西了。有感兴趣的play的话也可以评论一下(反正也没说要写( ^ω^))

明天去魔都的咖啡带的小卡片……虽然不太好还是希望有人喜欢啥的…扩列吗,欢迎咔妈拍肩(ノ◕ヮ◕)ノ*:・゚✧

想看那种,就是爆豪对恋人超级宠的日常(o´ω`o)

【出胜】不合格的repo

是关于《GROUND ZERO》的repo(算是是感想)
最早接触到大大的文是那篇茶胜论坛体【捂脸】然后跟着大大整理看了所以的文【杂食党的胜利】

然后关于这次的《GROUND ZERO》,放在购物车里一直没下单,然后有一天突然重新看了一遍《你所认知的世界》,脑袋一拍就把两三天的午饭钱花出去了(虽然还是蹭到了饭)
昨天上午快递到了,晚上拿到手了。封面的咔酱超级可口,封面无损但是四角有损,不过不影响里面的内容啦~

『旗帜与旗杆,永不倒下』
这篇最戳我的地方是那句“我们是正义的维护者,但并非审判者”
第一眼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心里发闷,苦涩的感觉,无奈无力。这和最后的“现实”完全相反,但是能说什么?这是“现实”
绿谷和爆豪最终只剩下彼此。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羁绊啊(不

『如果当初抓住小胜手的人,是我就好了』
第一次我是以切爆党的身份看的,第二次是以出胜党的身份看的。
绿谷和爆豪,一个不听一个不说,互相着抗拒对方。从世纪之牵开始我的幼驯染之魂就不停被打击……
也会去想如果伸出手的是绿谷的话会怎么样,又或是切岛是幼驯染的话会怎么样,奈何脑容量太小计算不出。只是心里有种感觉,在某一个世界的某一个时间点,绿谷成功的拉住了爆豪的手。

『那一刻,旧世界崩塌,新世界诞生』
因为这一篇下定决心买的本子。
这篇的绿谷蜜汁符合我心中现象的样子。不是软弱的小绵羊,而是执着,有点偏执的利己主义者。他确实是一个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是缠缠绵绵纠纠结结作天作地的幼驯染。

『对不起小胜,让你久等了』
一篇蛮好笑的文,总体感觉比较轻松搞笑。
印象最深的三个事件,爆豪接住麻醉绿谷一拳,爆豪给绿谷做的便当,绿谷的康复训练。非常有意思。

大大的文总给我一种现实的感觉,在我嗑沙雕段子的飘飘然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不是的!!!
不太会写东西哈,反正就非常喜欢大大的文,今后也会继续支持大大的!!!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里面是原文

【切爆】关于切爆的妄想三则

*对话小说
*妄想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187526446/4274489564642128
链接评论

寫什麼七夕賀文,搞得好像我過節似的

【轰爆】某日某人某个沙发

*交往同居设定
*今日份的沙雕段子

那天爆豪休假,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看见了上鸣发在群里的某个段子:『看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只要跟他对视十秒,如果他亲了上来,就证明他是真的喜欢你』
正巧这时候轰抱着一碗荞麦面走过来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爆豪用脚踢了踢他,“喂,阴阳脸!”
轰抬头很无辜的看着爆豪,两个人神奇对视数十秒,轰终于动了。
在爆豪有些期待的(爆豪:你胡说)眼神下,轰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里的荞麦面,眼睛里带着委屈又不舍的光,“我以为爆豪你不喜欢吃的……”
爆豪:“艹”

【板车】直到很多年以后

直到很多年以后,你把刚满六岁的小孙女儿抱上膝盖,指着桌上的那张合照,笑着告诉她,“这个绿色头发的高个儿是你爷爷最喜欢的人。”小孙女儿却揪着你的胡子反驳道,“和成爷爷骗人,这明明是真太郎爷爷!”这时候你抬起头,看着当初绿发少年花白了的后脑勺笑出了声,他倒没像原来那样嘴上说着嫌弃你的话,只是笑着端来了给小孙女的果汁和你的茶。他还是不顾子女的反对喝着甜腻的年糕小豆汤,你看着,才发现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好在,岁月静好。

——
就是很多年以后依旧在一起的两个人。
重操起老本行了(o´ω`o)我喜欢写段子_(:з」∠)_

是我的一个梦,像是在伦敦雨夜的街角。

他最终还是摔倒在地上,鲜血从伤口里涌出,浸染着暗色的街角,金发也失去了光泽。血被雨水冲刷,流进了下水道里,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越发冰冷。捂住伤口的手渐渐失去了力量,生命跟着雨水一起溜走了。雨忽然停了,他听见有人说,“你需要帮忙吗?”

梦里好像是英文啊,虽然英语不太好但还是尽力复述了遍,有点像是旁白的样子。

He finally fell to the ground,bleeding profusely.

The blood was washed by rain and his body became cold.

He felt that the life was running away.

His hand on the wound lost strength.

The rain stopped suddenly ,he heard someone asking.

DO YOU WANT SOME HELP?

【物爆】猫饭『鸡软骨饭』

以物爆为前提的all爆,同居ing
宠物店物间x被迫成为网红的登山探险家爆豪
是个正经的猫饭及养猫知识的讨论

不知不觉中物间在爆豪家已经住了一个星期了,因为前几天的野外活动爆豪一觉睡到了中午,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物间已经出门了。冰箱上有物间留下的纸条【我去看看宠物店的维修,ps猫沙帮你清理过了】
“这家伙,勉强还有点用处啊。”
爆豪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发现今天是剪指甲的日子,‘啧,最近事情一堆接一堆,差点忘了这件事。’想着爆豪就把正在沙发上舔毛的轰一把捞起,抱在怀里,然后自己坐下,打开茶几下的抽屉拿出轰的指甲剪。轰和别的猫不太一样,它对剪指甲洗澡这种事情完全不排斥,倒不如说是有点跃跃欲试,这对于铲屎官来说无疑是非常幸运的事了。如果说给轰剪指甲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那爆豪每次给deku剪指甲都是一次战争。deku算得上是一只十分乖巧温顺的猫,但是总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像是时不时的进行一些自己很难做到的动作,还有偷窥爆豪洗澡上厕所什么的。不过这些都还好,大体上它还是一直乖巧温顺甚至有些胆小的猫,但一旦涉及剪指甲和洗澡它就像变了一只猫,每每都会和爆豪互相伤害,最后因为抓伤爆豪而落得洗猫袋的下场。
剪完指甲就已经两三点了,爆豪又给猫舍做了一个大扫除,正当他准备着手准备晚餐的时候他收到了物间的消息,【宠物店门口有一只被人遗弃的猫,估计两三个月大,爆豪君不会让它流落街头的吧】
爆豪冷哼了一声,但还是再次打开了冰箱。
把解好冻的鸡肉剁碎绞成泥,比起用绞肉机爆豪更倾向于用手剁。锅子里倒上清水打开煤气,与此同时把一小块南瓜和白萝卜切成丁。等水烧开之后再把肉泥放进去煮熟,然后盛出鸡肉鸡汤放在一边。又倒了一锅水把鸡软骨放进去,爆豪故意多放了一点,那是给轰和deku的。挑出一根煮熟的鸡软骨剪碎,把剩下的放在一边晾凉。把南瓜和萝卜依次放进水里煮熟,取出后压成泥。再把煮成半熟的鸡蛋打开,把蛋黄放进肉泥里,同时将它们和南瓜萝卜一起搅匀,最后倒上已经凉透的鸡汤,大功告成。

物间回来的时候家里没人,他想爆豪应该是去夜跑了。不过啊……这多年未见的高中校友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物间看着吃的正欢的小猫出了神。
tbc

新来的小猫是谁呢?

想把一切强加在你身上的枷锁全部砍断,又清楚的明白弱小如蝼蚁的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愤怒也好委屈也好快乐幸福也好,只要是你带来的的情感到最后也只会变成对你的喜欢。无论未来是怎么样,我想一直支持你,看着你成长、登顶。是胜利的狂欢亦或是失败者的辱骂,我想和你一起。

【物爆】猫饭『厚蛋烧』

以物爆为前提的all爆,同居ing
宠物店物间x被迫成为网红的登山探险家爆豪
是个正经的猫饭及养猫知识的讨论

距离上一次两个人的不欢而散已经三天过去了,两个人像是小孩子发脾气一样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和对方说过。
爆豪今天要去参加登山俱乐部的活动,所以物间醒过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他推开卧室的房门看见桌上有两个用透明罩子罩住的厚蛋烧,爆豪养的那两只猫在边上有点不耐烦的绕着圈圈,看见物间之后更是不停叫着催促他。
物间一手拿起桌上的便签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左边是给deku和轰的,右边是白痴的』。‘呵,这个家伙’
把凉透的厚蛋烧放在地上,两只猫瞬间跳下了桌子。物间在桌子边坐下之后掏出了手机,‘刚刚看见【爆杀王】更新了视频,这次好像是录播啊。’

“今天要做的是厚蛋烧。”
物间带上了耳机,爆豪有意压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做法基本和普通的厚蛋烧一样,因为是给猫吃的所以加了三文鱼。”
画面里的手将处理好的三文鱼放进水中焯熟,同时把划过十字的番茄泡在开水里。鱼肉在沸腾的水里上下翻滚,爆豪熟练地把西红柿捞出去皮。
“西红柿不需要太多,多下的可以做了自己吃。”
说完他把颜色变浅的三文鱼取出放在一边,然后拿出了两个鸡蛋,迅速打散。爆豪把稍微凉了一点的三文鱼切成沫。
“番茄也切成沫沫,然后和蛋液一起搅匀。”
把蛋液放在一边,从镜头外拿出小锅。
“热锅冷油,调小火,倒入蛋液,凝固之后从一边卷起来……像这样。剩下的材料可以做一份给自己。”
爆豪给了切好的厚蛋烧一个特写镜头,然后关闭了镜头。

“给自己吃吗……”物间夹起一个厚蛋烧放进嘴里,手指划过【爆杀王】的主页,轻声笑了起来,“我本来只是想捉弄他一下的,没想到他真的开始发视频帮我宣传了……真不愧是no.1的爆豪胜己。”

“copy宠物店-爆杀王,还挺好听的。”

tbc

【物爆】猫饭『牛奶布丁』

以物爆为前提的all爆,同居ing
宠物店物间x被迫成为网红的登山探险家爆豪
是个正经的猫饭及养猫知识的讨论

【爆杀王】进入了直播间

“喂,听得清楚吗?”
“喂喂。”
简短的试音之后,画面里出现了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双手调动了摄像头的镜头,将镜头对向桌上已经准备好的食材。
“今天来做的是羊奶布丁,是大猫小猫都可以吃的点心。”
说着手伸向了一个装着清水的碗。
“羊奶布丁做起来非常简单,羊奶粉用凉白开调开,然后拿一个鸡蛋。”
爆杀王单手敲开鸡蛋快速打散。
“记得一点要过筛,然后把蛋液和羊奶搅匀。”
“放进容器里,盖上保鲜膜,戳几个小孔。我这里是两只成猫的量,自己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改动。”
“然后放进蒸锅里蒸十分钟。”
说道这画面里的手消失了,镜头安安静静的对着蒸锅发呆。画面外传来了拨动定时器的声音,十分钟之后定时器响了,那双手隔着湿布将盖子打开。
“这样就好了,放凉之后就可以给猫吃了。”

【爆杀王】退出了直播间

“这不是做的挺好的么,爆豪君。”
“啧,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我想搞这种事情吗?啊!”
“第一次做直播就有近千人来看,爆豪你还真不愧是当年的第一名啊!”
“我说了闭嘴,你个白痴!”
“是啊,这么厉害的爆豪怎么会任我摆布在这里做直播呢,是为什么呢?”
“啧,要不是那几个家伙……”
“是啊是啊,要不是爆豪惹上了街头小混混打架的时候 一 不 小 心 拆了我的宠物店,不可一世的爆豪君怎么可能直播做这种软绵绵的猫饭呢——”
“你再多嘴就给我滚出去!!”
“太过分了,我可是因为爆豪变得无家可归呢,可爱的小动物们也不得不寄人篱下,这都是因为……”
“够了,物间宁人你给我闭嘴!!!”
“你还生气了吗?你以为到底是谁的错?……放开我的衣领,爆豪胜己。”

跟着爆豪学起名⊙ω⊙

夏令营学皮划艇已经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肥宅的哀嚎

【轰爆】无疾而终『二』

09
“实际上就在几年之前这个地区还没有这么太平。类似于这次的袭击比比皆是。”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少年和少女构成了美好的画面……前提是忽略了边上的断壁残垣。距离上一次的袭击已经过去了两天,因为战斗损坏的地方都已经重建的差不多了,食堂因为被轰的巨冰戳穿了顶所以现在成了露天食堂。
“当时的我们即使作为学生也必须时刻准备战斗,也许就是这样的原因吧,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实战能力都不错。”芦户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继续道,“我也好,切岛,濑吕,上鸣还有爆豪,我们几个算是当时能力最优秀的学生了吧。尤其是爆豪,我应该和你说过的,他是一个十分强大而……冷静的哨兵,他从来不需要向导疏导,当时很多人都怀疑他是不是一个黑暗哨兵。等我们毕业的时候这片区域已经变得稳定多了。”
轰看着对面刚刚吃完午饭就被自己叫住的学姐,“这些事情老师完全没有跟我们讲过……”
“没错,自从那次事件之后虽然没有明确的制止但是大家都选择了避而不谈。”
“什么事件?”
“欸,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也没关系吧。那是在我们毕业之后的第一年,照理来说刚刚毕业的学生是不能独自领取A级以上的任务的,但是爆豪不同,从学生时代他就十分耀眼,所以所有人都觉得‘他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然后呢?他完成任务了吗?”
“他当然完成了,而且是几乎完美的完成了。他很厉害对吧,我也这么觉得。虽然脾气比较暴躁总是凶巴巴的但是啊……真不好意思,跑题了。”芦户带着歉意看向轰。
“没事,那件事件到底是什么呢?”
“他实在太过耀眼了,以至于被那伙人盯上了。他们通过塔里的卧底获得消息,放出了诱饵,一个A级的调查任务,然后在那里布下了埋伏,他们知道爆豪向来是一个人出任务的……”芦户的声音染上了几分颤抖,她停下来又喝了一口咖啡,“爆豪再也没有回来。”说完这句话她的眼泪再也不收控制流了下来。
“给。”
她接过轰递过的纸巾,擦了擦眼泪,“抱歉,太久没有提起过这些事情了,是我失态了。后来塔里也一直在寻找他但是一直没有结果。……虽然一直不愿意相信,但他失踪的半个月之后我们找到了他的右手,整条手臂。经过勘查和检验之后他被判定为死亡。”
“这不可能!”听到断肢的时候轰的心脏一阵抽痛,不可能的,他看到的爆豪明明是完好无损的!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那确实是爆豪的手臂!”芦户猛地将双手排在桌子上,咖啡在杯子里晃了几圈还好没有洒出来。
“抱歉……”轰好像被芦户吓了一跳,低下头喃喃道。
“先这样吧……我觉得我的状态不太适合继续谈话了,我先走了。”说完芦户一口喝完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
10
“呦,芦户下午好啊!”路上有人向芦户打招呼,但她没有给予理睬,对方看她状态不对也没有多加打扰。“梅雨酱在宿舍,你要找她的话直接过去吧,”“谢谢。”
蛙吹梅雨是小芦户一届的学妹,是个优秀的向导,一直以来负责芦户的精神疏导。芦户躺在床上头枕着梅雨的大腿。“梅雨酱,有个学弟向我打听爆豪的事了。因为算不上机密所以我全告诉他了……不过以他的能力即使是机密不出两年他也有资格接触了吧。能力强真好啊,对不对啊梅雨酱”
“三奈酱也很厉害哦。”梅雨一边给芦户按摩头部一边回答。
“如果我要是再强一点的话爆豪也许就不会出事了。梅雨酱,那个任务本来是我和濑吕的。爆豪说我们动作太慢会赶不上切岛的生日所以才替我们去的……”芦户闭着眼睛泪水从眼角流下。
“三奈酱……虽然没有明明确确的说过,但是爆豪酱一直是信任你们的实力,对吧。”
“没错,但是……”
“爆豪酱可能是已经感受到危险才会提出替你们去完成任务的吧。”
“梅雨酱不要为了安慰我说这种话啊……”
“不是的哦,三奈酱。”

“爆豪在出任务之前,来找过我。”
tbc
『一』


剧情走向越来越奇怪了( º﹃º )

【切爆/上耳】上鸣电气的奇妙冒险『二』

这是原,姑且就是一个营救公主爆豪的故事
*主要cp是切爆和上耳
03
叶隐透估计是整个大陆数一数二的大魔法师了,仅仅是瞬间就把上鸣一众传到了数公里外的护城河边上。
“诶呦我的天呐,就不能打个招呼在传送吗?痛死我了。”上鸣揉着屁股抱怨着,抬头是却立即被周围的景色吸取了目光。左手边是护城河,右手边是有近四层楼高的森林大树。“喂,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摔了屁股的只有上鸣一个人,剩下三个人都稳稳的站在地上,他们并没有理睬上鸣的嗷嗷叫唤,径直往森林里走去。“当然是去救公主咯~还能是郊游不成?”濑吕回头看了他一眼,“动作快点,我们要在天黑前找到落脚点。”
04
参天的大树把上鸣等人围在森林里。往前看往后看都是差不多的景色,往天上看也总是那片没什么区别的蓝天。
“咕噜咕噜”,是上鸣肚子传出来的声音,“我好饿啊,能吃晚饭了吗?”“这就撑不住了嘛~我们的上鸣大公子~”芦户笑着看向落在队尾的上鸣,切岛听了这话也笑了笑,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也差不多该休息了,吃点东西再继续吧。”说着从挂在胸前的戒指里拿出干粮和水,原地坐下。上鸣看着他的动作傻了眼,这水和实物凭空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濑吕看着上鸣呆呆站着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喊饿么?呆站在这干什么?”“啊,啊我没事,我就是,就是,我去上个厕所!”说完上鸣转身就跑。“啧啧啧,还真是懒人屎尿多。”
上鸣跑到了之前看到小河边,掬了把水洗了脸,‘这可难办了,还没搞清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是个性还是怎么了,这些家伙长得倒是和他们一模一样,但是敌是友根本没法确定。……总之当务之急是不能暴露自己……’上鸣看向自己腰间镶在皮带上的姑且是宝石的深色石头,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东西和切岛胸前的那个红色戒指有相同的作用。‘这东西要怎么用?刚刚切岛也没做什么特殊的举动啊……要怎么才能把面包拿……?’就在上鸣想到面包的时候一个面包忽然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这么神奇,再试一下,水。’瞬间,一袋水掉在了地上,弯腰捡起水袋上鸣忍不住呼了一口气,‘这一关多少是过了……收。’水袋和面包从手上消失了,上鸣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上厕所,上厕所……’
05
“喂,濑吕。”芦户悄悄坐到濑吕边上,低声问,“切岛最近怎么了,我感觉他不太对劲啊。”濑吕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自从爆豪失踪之后,他状态就不太好。你也知道,平时他们两个关系就比较好。”“欸,还有这个上鸣也是,上个厕所还要这么久。”“他今天也怪怪的,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说起来芦户你一直晃个不停是在干什么?”“我没晃啊……是地在摇!切岛!有情况!”
大群的鸟因为怪异的情况腾空而起,一时间杂乱的鸟鸣和大地震动的声音充斥了整个森林。“不好!那边有一大群不知名的东西冲过来了”濑吕一个飞身攀上了旁边的树,“是上鸣,后面跟着黑压压的一片东西。可恶,什么都听不清。”芦户立即施了一个初级的传音魔法“救命啊!要出人命了啊!!!”随即,上鸣凄惨的叫声充斥在了每个人的耳边。
tbc

【切爆/上耳】上鸣电气的奇妙冒险『一』

这是原,姑且就是一个营救公主爆豪的故事
*主要的cp应该是切爆和上耳
00
“醒醒!”
【谁在叫我?】
“醒醒,上鸣电气!”
【不要……我好累……】
01
上鸣电气是被冷水浇醒的,猛地坐起之后看见了拿着水桶笑得灿烂的濑吕和站在一边的切岛。
“你们两个疯了吗?!有这么叫人起床的吗?!”上鸣拿着湿透的被子冲着罪魁祸首大喊道。
“是你自己睡的跟猪一样。切岛,对不对?”濑吕看向正在擦拭手中巨剑的切岛,切岛笑着点了点头,“好了上鸣,吃点东西我们要出发了!”
“啊?出发?不练习了吗?”上鸣啃着濑吕递过来的面包很吃惊的问。“练习?如果你是说的是选拔大赛的话,昨天就已经结束了啊!你睡傻掉了?”
“切岛,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家伙难道才傻掉吗?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你想想昨天他和盐崎的那场,一招就挂了hhhh”
“喂喂你们这么说就过分了好吗!我那是怜香惜玉!!”上鸣条件反射的反驳了濑吕的话,但是……‘我和盐崎的那场比赛是去年的事了啊,难道我——穿,越,了!’
终于意识到关键的上鸣一个激动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出发吧!”
跟着濑吕和上鸣出了房门上鸣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中了奇怪的个性,“这种皇宫一样的建筑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啊!!!”
濑吕并没有理睬上鸣的大惊小怪,“这本来就是啊。你不会真的疯了吧……喂你干嘛去!那是爆豪的ma——”
濑吕的提醒很明显没有赶上,上鸣在空中完成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还在草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好在马只踢在了上鸣的轻甲上,加上剑士优于常人的体格才没有太大的问题。
“【爆杀】本来脾气就不好,除了爆豪能管教他也就切岛能靠近它了,最近爆豪不在它脾气更加暴躁,你今天是怎么了?生病了?”
“不,没事,我就是……脑子有点乱。”
“得了吧,你还有脑子呢?”
02
看见站在高处的常暗的时候上鸣的内心是崩溃的,“你确定这就是我们的国师?”。“应该没错,虽然国师生性乖僻神秘只有国王才知道他的真正面目,但是这宝塔内除了他和偶尔过来探讨魔法的【看不见的】叶隐大魔法师之外没有人会来……”
“呦,这不是公主的亲卫队嘛~”一个爽朗的女声突然响起。“濑吕,你说的?没别人?”
“是芦户啊,好久不见!”切岛看见来人便伸出拳头与她碰拳,对方也默契的回应了他。“好久不见,切岛~”
就在此时一个拿着法杖身穿斗篷的人从阴影里悄然出现了,“既然你们都已经认识了,那么带上三奈,一起去营救公主吧。”说完ta将手中的法杖在空中虚晃了一下,上鸣等人脚下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这是高阶的传送魔法!叶隐师傅?”芦户看着自己渐渐变得透明的双手说道。不到三次呼吸的时间,塔内就只剩下这个叶隐和常暗了。
“你进步了不少。”
“哪有,倒不如说是因为你这里的魔法元素如此旺盛。”
“叶隐。”
“我在。”
“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了。”
tbc

【all爆】某日某夜某个窗台

某日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月朗星稀的夜晚。

爆豪胜己已经进入梦乡,而有些人却还没有入睡。

只见轰焦冻一个翻身从窗户上一越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四楼的窗台上。如果你问他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干什么,他估计自己也说不清楚,要是一定刨根问底的话,他可能会回答你只是想看看爆豪的睡颜罢了。

但是宁静的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当轰焦冻打算开窗进房间的时候忽然看见爆豪隔壁的窗户打开了,切岛的头伸了出来。两个人就这么尴尬而不失优雅的安静的对视着,直到切岛房间里濑吕和上鸣的催促打破了这份宁静。

“喂——切岛,你动作快点!”

轰此刻才注意到切岛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黑洞洞的镜头正对着轰焦冻,他感觉到几分不妙。

 “你要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了问题,做出回应的是熟悉的爆破。

第二天

爆豪吃完了早饭坐在位子上等其他几个人吃饭,忽然开口道:“昨天晚上我忽然感觉凉嗖嗖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两个黑影停止窗外,我以为是敌人袭击所以毫不犹豫的炸了过去……”

坐在对面的切岛笑着回答道:“连睡觉都保持警惕,爆豪你可真厉害啊!”

收好碗筷路过的轰:“窗前的黑影通常应该是树影吧,爆豪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出现幻觉……”

“闭嘴!混蛋阴阳脸!”

一米之外的障子忽然颤抖,并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深夜修炼的习惯,昨天晚上也从来没有发现过什么可疑人物。咦,你问切岛为什么也会爬窗台?反正障子说那是因为他和上鸣濑吕打赌,爆豪的睡颜超级可爱但是另外两个人不相信才出此下策的。

【轰爆】无疾而终『一』

*假的哨向文,之前的点文

00
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轰总是会不自觉的注意起餐厅那一头的黄发哨兵。和轰焦冻总是一本正经地穿着正装不同,那个哨兵一直穿着运动服里面的黑色背心,一副刚刚锻炼完的样子。

但是他的饮食习惯绝对不像一个哨兵,那种鲜红的食物对任何一个正常的哨兵,甚至是普通人都是一种酷刑。他却吃的很开心,辣味刺激着他的汗液分泌,黑色背心小心翼翼的勾勒出他充满爆发力的肌肉线条,一如同样小心翼翼偷看他的轰焦冻。

汗水悄悄的流下,然后消失在看不见的地方。

02
他总是很安静,也许是他周围的那几个人把他的话都讲完了吧。走路的时候,训练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轰有时候会觉得他是不是太安静了点,至少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讲话。他周围的那几个人也是,虽然把他围在当中,但从来不和他讲话。

这甚至让轰焦冻产生了【这个人真是存在吗】这样的疑惑。

03
之前毕业的学长学姐来做毕业动员了,虽然大家平时都在塔里共同生活,但是这个时候的学长学姐看起来突然有了一点距离感,这也许就是学生和真正战士之间的差距吧。

轰焦冻原本想借这个机会问问那个黄发哨兵几个问题的,但是他没有来。

“你说的是爆豪胜己吧,这个家伙超强的啊,就是脾气太暴躁了……”

“虽然看起来很暴躁,但是心里面却出乎意料的冷静呢!是个很讲义气的男子汉啊!”

“没错没错,而且从来不需要向导,有时候都会觉得那家伙就是个黑暗哨兵。”

“说起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百年一遇结果一下子就出现两个的黑暗哨兵】的其中之一——轰焦冻吧!要加油哦( ^ω^)”

“哇哦,黑暗哨兵诶,为什么不早几年出现呢……如果这样的话爆豪就……”

“上鸣!你这么想他可是会生气的!!”

……

04
他的名字叫爆豪胜己,性格、至少看起来十分暴躁,是自己的学长。

这样是轰从总是围在爆豪周围的那几个人那里了解到的。虽然和自己印象里的他完全不一样。

不,十分优秀是肯定的。

05
那天爆豪胜己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坐在训练室的地上休息,背靠着墙喘息着任由汗水流下。轰焦冻和往常一样用余光悄悄的看着他。

塔内的警报声忽然响起,走廊里的落地玻璃应声爆开。人群开始躁动,纷纷向紧急出口跑去,一时间将楼梯口挤得水泄不通。

“啊——”

轰焦冻忽然看见一个女性向导摔倒在地上,然而周围的人光顾着逃命对她的困境熟视无睹,然后那抹黄色出现在了轰的视线里。

“爆豪……”

轰不由自主的叫着爆豪的名字,他原以为爆豪会去帮助那个向导的,至少在轰的认知里哨兵保护向导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他没有,爆豪安静的地逆行在人群里,然后完全忽视了那个向导走向通往餐厅的楼梯。

当轰救起那个向导的时候爆豪已经不见了。

06
轰感觉很生气,一种像是被欺骗的委屈笼罩着他,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为什么。轰强迫着自己不去关注爆豪,就像是个闹别扭的小孩。

爆豪也确实没有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07
直到塔内的警报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情况明显比上一次严重的多,塔内的尖端战斗力都不在,有战斗力老师因为顾忌学生不能发挥全部实力。

学生也被分割开了,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的学生显得不堪一击,哭喊尖叫此起彼伏。

但也并不是所以的学生都这这样手足无措,比如说轰,比如说那些各班的佼佼者,比如说那些高三学生……

高三学生的战斗力远超了轰的估计,准确的说是他们的应变能力远超了轰的估计。第三次暂时击退敌人的时候,轰听见有个受伤的学姐带着哭腔和正在处理她伤口的人说:

“如果爆豪学长还在就好了!”

08
索性这次事件有惊无险,援兵赶来的时候事态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三名老师重伤,一名学生重伤,其他人基本只是皮肉伤,没有生命危险。

而爆豪胜己,消失了

tbc

『二』

祝绿谷少年生日快乐!

没什么礼物了,10块钱去结婚吧(•౪• )

(我的公式书、四格漫画、官方小说今天也没发货)

被屏蔽了

至少……表明写的还算合格

微博链接走评论

来写后记了:
就在昨天,我写完了人生第一篇带有涩清剧情的短篇,也是我至今为止写的最长的一篇(毕竟是个段子手)

最基础的梗就是赤亻花症,就是那个会从右眼里长出花来的,治疗方法是所爱之人的憎恨。想到出胜就很自然而然的构思了一整个过程。但是写起来真的很麻烦,没有写过这么长,也没有写过涩清向的剧情……有点小激动的很纠结的写完了全部。

按照原本的狗血脑洞实际上还有胜→茶的情节,但是写的时候还是放弃了,可能觉得太悲剧了吧。

然后就是有人问爆豪又不知道这个人是绿谷怎么恨他,我个人就感觉,只说要被所爱之人憎恨,但是一个人要是有很多种身份怎么办?还是不希望这两个人真的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吧,至少这样绿谷还能活下来,对爆豪来说也没有被幼驯染背叛?

如题,这就是绿谷为了保护世界所付出的代价,爆豪躺枪。

ok啦,总之谢谢你看到这里,我会更加努力写出各种爆右的!!?

最后,欧鲁迈特对不起…爆豪胜己对不起…绿谷出久对不起……இдஇ

【板车】7.7生贺

*重度ooc

*交往前提

“Takao,你知道吗,拥抱一次可以消除三分之一的压力的说。”

“哦哦,是这样吗……真酱懂得真多啊~不愧是你。”

“还可以缓解疲劳和疼痛的说。”

“……真酱是想要一个抱抱嘛~❤️”

“哼”

抱住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王牌大人。”

——

休息室门口,等待的宫地前辈,木村前辈以及手拿蛋糕的大坪前辈

“喂,宫地。我们还要进去吗?”

“安静,木村。这两个小兔崽子腻歪好没有……占着休息室不走……轻卡碾死你啊!”

“冷静点宫地……”

【宫地前辈发出的万分以语言形容的声音】





——

不知道在写什么,肚子很难受(╥╯^╰╥)

大概就是绿间被和前辈一起偷偷准备生日惊喜的高尾冷落了以至于主动出击的故事。

生日快乐🎂

p1官方爸爸天天引诱我吸咔ლ(╹◡╹ლ)
p2我想给咔酱所有的爱
p3大佬的粮真的好吃

私心tag